《陽關三疊》與《梅花三弄》

發布時間:2017-03-16 00:00:00 編輯:胡萍 手機版

  奏樂迎賓,唱和送友,是古老的禮俗。某些著名的詩篇,因其一唱三嘆,感情深摯,常常成為朋友們依依借別時相互酬答的歌曲。唐代詩人王維的《送元二使安西》就是因為深刻地揭示了人間的這種生活場景和思想感情而傳唱至今:

《陽關三疊》與《梅花三弄》

  謂城朝用悒輕塵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
  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

  此詩一出,天下詠誦。“陽夫”因此成了“送友酬唱”的代名詞:

  不堪昨夜先垂淚,西去陽關第一聲。

  相逢且莫推辭醉,聽唱陽關第四聲。

  紅綻櫻桃含白雪,斷腸聲里唱陽關。

  宋代大詩人蘇軾曾說,他本人就聽過兩種不同的《陽關三疊》的唱法,可見當時的傳譜已因地而異了。

  琴在我國樂器史上有著特殊的地位,圍繞著這件樂器,先后形成了琴論、琴曲、琴歌、琴律、琴制、琴史、琴人等不同的實踐和理論領域,統稱“琴學”。源遠流長的“琴學”以其博大精深而在中國音樂史上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“琴歌”作為“琴學”的一種,由來甚久,它是將聲樂與器樂融為一體共同創造音樂形象的一種表演形式。現存《陽關三疊》琴歌譜共30多種,最早的一首刊于1491年。雖然它們在曲式結構上有些差別,曲調則大同小異。這說明它們在長期的傳播中仍保留了同一淵源的曲調輪廓。全盲琴歌的音調進行較平直,環繞主音(re)的級進音型略帶一點淡淡的愁緒,以同音反復作為結束音的收束方法不斷地強化了離情別意,與文學主題十分吻合。全曲將四句原詩再現了三次,故有《陽關三疊》之謂:

  琴曲是琴學的主體,從先秦的《高山》《流水》到明、清之際,各種琴譜、琴史文獻提到的琴曲解題達3000首,有樂譜的近600盲,成為傳統音樂的一大寶庫。大多數琴曲都有鮮明的標題,寄托了作者的追求和情思。這里,我們僅簡略地介紹其中的一首——《梅花三弄》。該曲是中國傳統藝術中表現梅花的佳作,相傳它最早是東晉時代桓伊所作的笛曲。“桓伊出笛吹三弄梅花之調,高妙絕倫,后人入于琴。”有趣的是《三弄》也像《三疊》一樣,在結構上也采用了循環再現的手法,主題整段重復三次,以合“三弄”的標題。而且,每次重復,都用泛青奏法(琴的演奏,基本手法分泛、散、按二種),體現了梅花傲霜凌雪的高潔品性。誠如《伯牙心法》所云:“以梅為花之最清,琴為聲之最清,以最清之聲寫最清之物,宜其有凌霜高韻也。”

  “三疊”“三弄”及繪畫中的“歲寒三友”,不禁使人要間,中國傳統樂曲常見的結構中,“合頭”“重尾”式的曲體很多,為什么它們要停在“三”上?我國語言中有“一而再,再而三”;“一鼓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”;“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”,可見“三”是極數,這可以說是中國人的形式感中或審美尺度中饒有趣味的現象之一。一個音樂主題反復三次,既能讓聽覺捕捉并記住,又符合心理承受的長度。跨度適量,恰到好處。這可能就是許多中國樂曲采用三段體的心理基礎。

本文已影響861
+1
0
红中彩票登录网址